从贫穷到致富的我我的家庭!

2021-04-15 09:07   来源: 中关村热线    阅读次数:3480

中央电视台《中国重镇》栏目制片主任周平乐获悉:

从贫穷到致富的我我的家庭


我叫徐小明,男,瑶族,汝城县文明瑶族乡东山村松树下组人,现住东山村初树坳。家中有四兄弟,两个姐妹。我的父亲叫徐九奴,东山村六工田组人。我的母亲叫徐彩芬,东山村松树下组人,是外公的唯一女儿。七十年代初,他们结婚了,外公外婆父母共同心愿只想父亲落户外公家,为外公延续香火,为外公外婆养老送终。我爷爷也早年去世,奶奶有病,一家人生活十分困难。一个叔叔早已送人,姑姑也早嫁人了,我父亲也担心娶不到老婆,所以做上门女婿是我父亲唯一的选择。我父母亲结婚后,一直在外公家生活。由于当时农村的一种通常现象,母亲这边组一直不肯接受父亲的户口。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的一些兄弟姐妹相继出生了,父母也曾经请过几次乡村干部解决落户问题,结果都是不同意接受父亲及我和弟妹的户口。由于当时的节育技术不好,阴差阳错,父母生下了7个孩子(我下有四个弟弟,两个妹妹。),最后受乡村干部的压力才同意我和一个妹妹的户口随母亲,其他弟妹随父亲,直到如今。当时的现状,父母亲都是老实人,也真没办法,只希望多生子女壮大家庭,靠子女争气,将来能够有所作为。


童年的我


童年时的我,由于弟妹多,家中一直很贫困,每天上学前或放学后,须砍一背柴或割一担草。我的户口由于一直很多年才落实,我在六工田时,别人总叫我松树下人,在松树下时,别人叫我六工田人,我真不知自己是哪里人,。曾经也恨过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村里那些比我大点的年轻人,也经常用憎恨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是我分他们的东西,我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我没有过错。童年时的我,比一些同龄人懂事,知道尊重老人、长辈,遇人都会主动打招呼,知道怎样去为父母分担,干什么都很努力。


少年的我


少年时的我,读书一直很努力,成绩一直中上,放学后只想着赶快回家干活,为父母分担(我下有六个兄弟姐妹,还需读书)当时的愿望是,家里能把我送去读完初中毕业,我就心满意足了,家中最终也让我读完了初中。


少年时的我,家中经济很困难,经常交不起学费,父亲到学校去求情,生活上很难吃饱,穿补丁衣服。村里有些人,也处处为难我们,当我是外村人,记得又一次,外公年老了,不能干重活,只有到自留地的茶籽山上去割茅草,留下有用树种,茶籽树、松树、杉树,等长大后成有用之材。后来留下的树,真被本村人全砍了,用来盖在他本人的土里,我管他评理,他尽说:我种的红薯怕被太阳晒死,我用来盖红薯,不可以吗?我说:那你东西要,我东西不要了?你真这样,我就一把火烧了。他追着我来打,后来,被我爸拦上了,求他别计较我,我回家大哭了一个,觉得我家太冤。


走进社会的我

1990年,我终于初中毕业,走进社会,当初的设想是一边为父母帮助种田土,一边多养些猪,多挖些山种果树,增加家庭收入,在晚上与父亲做些木家具,放到文明集市上去卖,换点零用钱,这样过了一年,可发现我们收入还是少,根本不够家庭开支,挖好的一片山,需要钱买树苗,需要钱买肥料,并且要几年后才能投产,我家投不起,也等不起。最后,我决定去跟人学徒,做油工。学了一年,工资很少,我也放弃了。


到了1993年正月,我打算出去外面闯一闯,开始,同村里人去广东打矿,虽然很苦,一个月下来能挣到五百多元,我很高兴了,因为父亲帮人家干一天工木,也只能给五块钱,我立马把钱寄回家,干了七、八个月,为家里寄了几千元回家,但我还是发现,这不是我这年纪干的活,人被晒的又黑又老,又不安全,我请了假只身一人现到广州找我一个亲戚,想我亲戚介绍一份事做,亲戚了解我的情况后,介绍进了一个公司,进去后包吃住,还能拿到一千多元一个月,从此,我父亲再没为家庭开支而烦恼过了。


到了1996年底,我余上了一点钱,带着老婆回来,本想回来生儿育女,扩大种养殖业,增加收入,可三年下来,效果不理想,只能够花,然后在余点钱,在文明集市开了三年店,家中开支更大了。四、五个弟妹读书,也还是没余上多少钱,后来还是选择了再去打工。

生活上的钱虽然有所缓解,但生活的事还是很多,父母在家也非常辛苦,再加上村里人也经常为难我家,记得又一次,我外公去世了需退田,另一家需进田,没经过任何开会,也没问过我家,那家人看上我们家一块最好的大田,当时田里种了很多各种菜,那家人硬是把我们家的菜全部拔掉放在田边,马上拉牛把田犁。我父亲知道后,拿他们家没办法,看到那种情景,人当场晕倒在田里,不省人事。我当时在外面打矿石,听到消息后,马上赶回家,最后没人承担责任,后然那田归还了我家,退了其它田,可到秋天收割稻谷时,犁田的那户人家,蛮不讲理,硬是到我家晒谷坪抢了两担谷子挑走。


创业的我


2002年3月18日,我原本在深圳有份喜欢的工作(房产销售),老婆也在深圳,可从那天起,我的人生从此改变了,我父亲坐着本村人的车去赶集,在半路上,车翻了。我父亲伤的最严重,最后抢救无效,去世了。我的母亲也因此事气疯了。我和老婆只有放弃深圳的所有回到了家,可是肇事司机也拖家带口,连夜逃走了。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村里很多人都说我家要散了。把父亲安葬后,首先想到的是弟妹们一天天的长大了,家里不够房子住,自己手上还有点钱,眼前最关键的事应该是建房子,至少每人都要有个房间住。因此,我把外公留下的猪栏拆了,打算用来放建材。可拆了后,别人硬说是他家的,并强要了去,不许我放东西在那里,房子还是建好了,弟妹们也终于每人有了各自的房间。


2002年10月,由于出不了门,我租下了东山村的藕煤厂。从此,我们做藕煤、卖水泥、做水泥砖、搅拌机出租等。为了这个家,为了送弟妹读书,我们夫妻俩没日没夜的干,没有怨言。通过努力,家里的经济终于有了好转。


2004年买了一辆二手拖拉机。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可有一天,我正在用车装水泥砖,有几个人问车子会不会经过他们村子,我说:会去,但可能拉不起,你们还是走路吧!可车开到半路时,赶上了先行的他们。他们带了很多的东西,直央求我带他们一程。我只好停下,让他们四人上了车。可车子还没开出一百米,车子突然控制不住,翻下山去。其中一人当场翻死。最后通过友好协商,才赔了一些钱了事。当时由于家里经济并不宽裕,赔偿款分了两年才付清。


到了2006年,家里经济有所好转。我和老婆自从1998年上了第一个孩子后,为了养家和送弟妹们读书,一直没有生第二胎(期间妻子不得不选择流产了几胎)。这年,我们夫妻俩打算再生一个孩子。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年的7月15日,一场大洪灾把我伯父家的房子冲倒了。伯父年纪大了,有病不能干活。伯父在我们还小时就帮了我家很多。洪灾后,我的生意很忙,只得叫上弟妹、妹夫、母亲去帮伯父家拆掉那些没倒完的房子。不料还没拆到一半,有一面墙突然倒下了,母亲和妹夫当场被压死。伯父虽然生有几个女儿可也早已嫁人了,而且她们的生活也不宽裕,只剩下伯父、伯母无能为力承担这场飞来横祸。原本好了一点的家庭,又被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拖垮了。当时的我面临着弟妹上学的强大经济压力:两个最小的弟弟正是读书要钱的时候,一个读初中,一个读高中。这时的我没用哭去面对困难,没用哭去解决问题,我选择坚强的面对一切,去包容一切,因为全家还指望着我,还要依赖我生存,我不能倒下。在艰苦的岁月里,我经常用一一句话来鼓励弟妹们“我们找钱的努力去找钱,读书的努力去读书。送不起是我们没本事,读不出是你们没用,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把这个家经营下去,不要让这个家散了被人耻笑。”欣慰的是,在我和老婆的带领下,弟妹们也一直很听话,一直很努力。


到了2008年,我打算改行了,不做煤和建材生意了。我借了一些钱买了一台挖机出租,做些小工程。由于方圆几十公里没有挖机,我的挖机生意一直很好。同年11月,我又买了第二台挖机,生意一直很好。


直到2010年,当时请了一个不是很熟练的司机开着我的挖机翻车了。挖机坏了,司机当场死亡,这次事故损失了我二十万。当时两个弟弟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大学。通过友好协商,只能借了一些钱了结了此事。这次事件后,我依然没有倒下,而是选择主动去接受自己的过错,去请求死者家属的谅解。


2011年后,由于经营有方,我的挖机生意越做越好,随后又增加了两台挖机,一直到现在共有了四台挖机。


现在的我


我,瑶族,中共党员,文明瑶族乡人大代表,汝城县青年创业协会副会长,汝城县爱心公益成员,郴州市徐氏文化发展中心徐氏联谊会理事长,湖南省党员致富带头人。

2018年已购置了四台挖机、四台车及建筑机械设备。一方面投资基础建设,一方面加入了农民专业合作社,为合作社出钱,出力,让原来亏损的合作社,盈利起来,利用本地优势资源,带动父老乡亲大力发展七彩椒种植。我所在的合作社积极吸收贫困户158户486人入社,每人入股资金500元,每年6.8%的保底分红和利润分红。2018年分红53841.61元,2019年上半年分红15225.2元,带动了入社贫困户稳定脱贫增收。

我想到,单纯的靠销售农产品,带来的效益和财富显然有限,只有走农产品深加工的道路,才能把资源发挥出最大的优势,才能更大程度上的带动老百姓发家致富。合作社加工成的七彩泡椒和七彩辣椒酱系列产品,深受广大消费者的关注和好评,先后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栏目,中国扶贫网,湖南经视,郴州电视台,汝城电视台都先后做出了报道。2019年,在第二届中国乡村产业博览会上,被评为《特色优质农产品》奖;在湘赣农产品博览会上获《金奖》,在汝城县2019年“创梦者”返乡青年创新创业大赛中,荣获“优秀奖”,并获“最受欢迎产品奖”。2020年9月,被汝城县人民政府授予“汝城县农业产业发展贡献单位”。


2020年,投入200多万以七彩椒深加工为主的湖南汝城县明兴源食品厂成立了。

食品厂成立之后,我一心钻进七彩椒的加工技术中去。传统的老坛腌制辣椒,口味独特,深受人们喜爱,但是受加工时间、环境、技术影响,导致传统的老坛腌制辣椒商品化不高。如何把传统的老坛腌制辣椒技术与现代包装销售相结合,如何坚持产品的口味与现代人健康绿色的生活方式相适应,成为产品加工技术的核心理念。秉持着这一理念,我不断摸索和创新,学习,还特邀湖南农大博士生导师亲莅指导。加工后的七彩椒产值比原来增加了几倍,为了回馈广大种植户,食品厂与当地几十户农户签订了《定向种植收购合同》,价格比其他地区的平均价格贵一块多钱,使当地几十户种植户种植增收百分之四十,提高了广大种植户的积极性。今年同时还把整个汝城县的七彩辣椒种植散户的所有辣椒收集起来深加工,扩大了生产量,农产品种植与产品深加工销售的结合,开辟出了当地百姓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现己办完了产品斤的相关手续,2020后将再次扩大种植面积,形成一条产业链,以农户为根本,以合作社为载体,以加工厂为后盾,走专业发展之路,带动更多农民百姓。

在钻研技术、发展产业的同时,我还热心公益事业,近两年多次向疫情防控部门、教育基金会、贫困家庭、徐氏宗亲会捐助,累计金额23000多元,我的事迹在家乡树立了榜样,赢得了乡亲们的及各级领导的一致好评。


“梅花香自苦寒来”,弟妹们经过多年的努力也有了出息。二弟全家在西安做生意,目前生活还好。三弟和我一起做挖机生意,他自己也建了400多平方米的房子。四弟南华大学毕业后,工作单位在深圳,并且在深圳开有一间民宿宾馆,交给小妹打理,还在长沙拥有一套180平方的房产。小弟中国空军工程大学毕业后分在广东湛江市机场工作(现上尉军官)俄罗斯学习一年。我老婆是邵阳人,妻弟从2011年后一直跟我做挖机经营生意至今。




我的人生总结及人生理想


人生短暂,光溜溜的来,不能光溜溜的走。每个人其实都很有潜力,努力了谁都了不起。压力可变动力,动力会变成活力,活力可得到回报。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一帆风顺,只是你遇上的是大浪还是小浪而已。你努力了会挺过去,不努力就会被压倒。人好要心好,好人必会有好报。好心人易遇好人帮,好事做不完,但坏事一件不能做。我的人生路是按我的人生原则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的余生:我想尽我所能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带动父老乡亲们共同发家致富。



我的家庭

我叫徐小明,男,瑶族,汝城县文明瑶族乡东山村松树下组人,现住东山村初树坳。家中有四兄弟,两个姐妹。我的父亲叫徐九奴,东山村六工田组人。我的母亲叫徐彩芬,东山村松树下组人,是外公的唯一女儿。七十年代初,他们结婚了,外公外婆父母共同心愿只想父亲落户外公家,为外公延续香火,为外公外婆养老送终。我爷爷也早年去世,奶奶有病,一家人生活十分困难。一个叔叔早已送人,姑姑也早嫁人了,我父亲也担心娶不到老婆,所以做上门女婿是我父亲唯一的选择。我父母亲结婚后,一直在外公家生活。由于当时农村的一种通常现象,母亲这边组一直不肯接受父亲的户口。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的一些兄弟姐妹相继出生了,父母也曾经请过几次乡村干部解决落户问题,结果都是不同意接受父亲及我和弟妹的户口。由于当时的节育技术不好,阴差阳错,父母生下了7个孩子(我下有四个弟弟,两个妹妹。),最后受乡村干部的压力才同意我和一个妹妹的户口随母亲,其他弟妹随父亲,直到如今。当时的现状,父母亲都是老实人,也真没办法,只希望多生子女壮大家庭,靠子女争气,将来能够有所作为。


童年的我


童年时的我,由于弟妹多,家中一直很贫困,每天上学前或放学后,须砍一背柴或割一担草。我的户口由于一直很多年才落实,我在六工田时,别人总叫我松树下人,在松树下时,别人叫我六工田人,我真不知自己是哪里人,。曾经也恨过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村里那些比我大点的年轻人,也经常用憎恨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是我分他们的东西,我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我没有过错。童年时的我,比一些同龄人懂事,知道尊重老人、长辈,遇人都会主动打招呼,知道怎样去为父母分担,干什么都很努力。


少年的我


少年时的我,读书一直很努力,成绩一直中上,放学后只想着赶快回家干活,为父母分担(我下有六个兄弟姐妹,还需读书)当时的愿望是,家里能把我送去读完初中毕业,我就心满意足了,家中最终也让我读完了初中。


少年时的我,家中经济很困难,经常交不起学费,父亲到学校去求情,生活上很难吃饱,穿补丁衣服。村里有些人,也处处为难我们,当我是外村人,记得又一次,外公年老了,不能干重活,只有到自留地的茶籽山上去割茅草,留下有用树种,茶籽树、松树、杉树,等长大后成有用之材。后来留下的树,真被本村人全砍了,用来盖在他本人的土里,我管他评理,他尽说:我种的红薯怕被太阳晒死,我用来盖红薯,不可以吗?我说:那你东西要,我东西不要了?你真这样,我就一把火烧了。他追着我来打,后来,被我爸拦上了,求他别计较我,我回家大哭了一个,觉得我家太冤。


走进社会的我

1990年,我终于初中毕业,走进社会,当初的设想是一边为父母帮助种田土,一边多养些猪,多挖些山种果树,增加家庭收入,在晚上与父亲做些木家具,放到文明集市上去卖,换点零用钱,这样过了一年,可发现我们收入还是少,根本不够家庭开支,挖好的一片山,需要钱买树苗,需要钱买肥料,并且要几年后才能投产,我家投不起,也等不起。最后,我决定去跟人学徒,做油工。学了一年,工资很少,我也放弃了。


到了1993年正月,我打算出去外面闯一闯,开始,同村里人去广东打矿,虽然很苦,一个月下来能挣到五百多元,我很高兴了,因为父亲帮人家干一天工木,也只能给五块钱,我立马把钱寄回家,干了七、八个月,为家里寄了几千元回家,但我还是发现,这不是我这年纪干的活,人被晒的又黑又老,又不安全,我请了假只身一人现到广州找我一个亲戚,想我亲戚介绍一份事做,亲戚了解我的情况后,介绍进了一个公司,进去后包吃住,还能拿到一千多元一个月,从此,我父亲再没为家庭开支而烦恼过了。


到了1996年底,我余上了一点钱,带着老婆回来,本想回来生儿育女,扩大种养殖业,增加收入,可三年下来,效果不理想,只能够花,然后在余点钱,在文明集市开了三年店,家中开支更大了。四、五个弟妹读书,也还是没余上多少钱,后来还是选择了再去打工。

生活上的钱虽然有所缓解,但生活的事还是很多,父母在家也非常辛苦,再加上村里人也经常为难我家,记得又一次,我外公去世了需退田,另一家需进田,没经过任何开会,也没问过我家,那家人看上我们家一块最好的大田,当时田里种了很多各种菜,那家人硬是把我们家的菜全部拔掉放在田边,马上拉牛把田犁。我父亲知道后,拿他们家没办法,看到那种情景,人当场晕倒在田里,不省人事。我当时在外面打矿石,听到消息后,马上赶回家,最后没人承担责任,后然那田归还了我家,退了其它田,可到秋天收割稻谷时,犁田的那户人家,蛮不讲理,硬是到我家晒谷坪抢了两担谷子挑走。


创业的我


2002年3月18日,我原本在深圳有份喜欢的工作(房产销售),老婆也在深圳,可从那天起,我的人生从此改变了,我父亲坐着本村人的车去赶集,在半路上,车翻了。我父亲伤的最严重,最后抢救无效,去世了。我的母亲也因此事气疯了。我和老婆只有放弃深圳的所有回到了家,可是肇事司机也拖家带口,连夜逃走了。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村里很多人都说我家要散了。把父亲安葬后,首先想到的是弟妹们一天天的长大了,家里不够房子住,自己手上还有点钱,眼前最关键的事应该是建房子,至少每人都要有个房间住。因此,我把外公留下的猪栏拆了,打算用来放建材。可拆了后,别人硬说是他家的,并强要了去,不许我放东西在那里,房子还是建好了,弟妹们也终于每人有了各自的房间。


2002年10月,由于出不了门,我租下了东山村的藕煤厂。从此,我们做藕煤、卖水泥、做水泥砖、搅拌机出租等。为了这个家,为了送弟妹读书,我们夫妻俩没日没夜的干,没有怨言。通过努力,家里的经济终于有了好转。


2004年买了一辆二手拖拉机。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可有一天,我正在用车装水泥砖,有几个人问车子会不会经过他们村子,我说:会去,但可能拉不起,你们还是走路吧!可车开到半路时,赶上了先行的他们。他们带了很多的东西,直央求我带他们一程。我只好停下,让他们四人上了车。可车子还没开出一百米,车子突然控制不住,翻下山去。其中一人当场翻死。最后通过友好协商,才赔了一些钱了事。当时由于家里经济并不宽裕,赔偿款分了两年才付清。


到了2006年,家里经济有所好转。我和老婆自从1998年上了第一个孩子后,为了养家和送弟妹们读书,一直没有生第二胎(期间妻子不得不选择流产了几胎)。这年,我们夫妻俩打算再生一个孩子。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年的7月15日,一场大洪灾把我伯父家的房子冲倒了。伯父年纪大了,有病不能干活。伯父在我们还小时就帮了我家很多。洪灾后,我的生意很忙,只得叫上弟妹、妹夫、母亲去帮伯父家拆掉那些没倒完的房子。不料还没拆到一半,有一面墙突然倒下了,母亲和妹夫当场被压死。伯父虽然生有几个女儿可也早已嫁人了,而且她们的生活也不宽裕,只剩下伯父、伯母无能为力承担这场飞来横祸。原本好了一点的家庭,又被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拖垮了。当时的我面临着弟妹上学的强大经济压力:两个最小的弟弟正是读书要钱的时候,一个读初中,一个读高中。这时的我没用哭去面对困难,没用哭去解决问题,我选择坚强的面对一切,去包容一切,因为全家还指望着我,还要依赖我生存,我不能倒下。在艰苦的岁月里,我经常用一一句话来鼓励弟妹们“我们找钱的努力去找钱,读书的努力去读书。送不起是我们没本事,读不出是你们没用,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把这个家经营下去,不要让这个家散了被人耻笑。”欣慰的是,在我和老婆的带领下,弟妹们也一直很听话,一直很努力。


到了2008年,我打算改行了,不做煤和建材生意了。我借了一些钱买了一台挖机出租,做些小工程。由于方圆几十公里没有挖机,我的挖机生意一直很好。同年11月,我又买了第二台挖机,生意一直很好。


直到2010年,当时请了一个不是很熟练的司机开着我的挖机翻车了。挖机坏了,司机当场死亡,这次事故损失了我二十万。当时两个弟弟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大学。通过友好协商,只能借了一些钱了结了此事。这次事件后,我依然没有倒下,而是选择主动去接受自己的过错,去请求死者家属的谅解。


2011年后,由于经营有方,我的挖机生意越做越好,随后又增加了两台挖机,一直到现在共有了四台挖机。

从贫穷到致富的我我的家庭



现在的我


我,瑶族,中共党员,文明瑶族乡人大代表,汝城县青年创业协会副会长,汝城县爱心公益成员,郴州市徐氏文化发展中心徐氏联谊会理事长,湖南省党员致富带头人。

2018年已购置了四台挖机、四台车及建筑机械设备。一方面投资基础建设,一方面加入了农民专业合作社,为合作社出钱,出力,让原来亏损的合作社,盈利起来,利用本地优势资源,带动父老乡亲大力发展七彩椒种植。我所在的合作社积极吸收贫困户158户486人入社,每人入股资金500元,每年6.8%的保底分红和利润分红。2018年分红53841.61元,2019年上半年分红15225.2元,带动了入社贫困户稳定脱贫增收。

我想到,单纯的靠销售农产品,带来的效益和财富显然有限,只有走农产品深加工的道路,才能把资源发挥出最大的优势,才能更大程度上的带动老百姓发家致富。合作社加工成的七彩泡椒和七彩辣椒酱系列产品,深受广大消费者的关注和好评,先后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栏目,中国扶贫网,湖南经视,郴州电视台,汝城电视台都先后做出了报道。2019年,在第二届中国乡村产业博览会上,被评为《特色优质农产品》奖;在湘赣农产品博览会上获《金奖》,在汝城县2019年“创梦者”返乡青年创新创业大赛中,荣获“优秀奖”,并获“最受欢迎产品奖”。2020年9月,被汝城县人民政府授予“汝城县农业产业发展贡献单位”。


2020年,投入200多万以七彩椒深加工为主的湖南汝城县明兴源食品厂成立了。

食品厂成立之后,我一心钻进七彩椒的加工技术中去。传统的老坛腌制辣椒,口味独特,深受人们喜爱,但是受加工时间、环境、技术影响,导致传统的老坛腌制辣椒商品化不高。如何把传统的老坛腌制辣椒技术与现代包装销售相结合,如何坚持产品的口味与现代人健康绿色的生活方式相适应,成为产品加工技术的核心理念。秉持着这一理念,我不断摸索和创新,学习,还特邀湖南农大博士生导师亲莅指导。加工后的七彩椒产值比原来增加了几倍,为了回馈广大种植户,食品厂与当地几十户农户签订了《定向种植收购合同》,价格比其他地区的平均价格贵一块多钱,使当地几十户种植户种植增收百分之四十,提高了广大种植户的积极性。今年同时还把整个汝城县的七彩辣椒种植散户的所有辣椒收集起来深加工,扩大了生产量,农产品种植与产品深加工销售的结合,开辟出了当地百姓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现己办完了产品斤的相关手续,2020后将再次扩大种植面积,形成一条产业链,以农户为根本,以合作社为载体,以加工厂为后盾,走专业发展之路,带动更多农民百姓。

在钻研技术、发展产业的同时,我还热心公益事业,近两年多次向疫情防控部门、教育基金会、贫困家庭、徐氏宗亲会捐助,累计金额23000多元,我的事迹在家乡树立了榜样,赢得了乡亲们的及各级领导的一致好评。


“梅花香自苦寒来”,弟妹们经过多年的努力也有了出息。二弟全家在西安做生意,目前生活还好。三弟和我一起做挖机生意,他自己也建了400多平方米的房子。四弟南华大学毕业后,工作单位在深圳,并且在深圳开有一间民宿宾馆,交给小妹打理,还在长沙拥有一套180平方的房产。小弟中国空军工程大学毕业后分在广东湛江市机场工作(现上尉军官)俄罗斯学习一年。我老婆是邵阳人,妻弟从2011年后一直跟我做挖机经营生意至今。


从贫穷到致富的我我的家庭


我的人生总结及人生理想


人生短暂,光溜溜的来,不能光溜溜的走。每个人其实都很有潜力,努力了谁都了不起。压力可变动力,动力会变成活力,活力可得到回报。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一帆风顺,只是你遇上的是大浪还是小浪而已。你努力了会挺过去,不努力就会被压倒。人好要心好,好人必会有好报。好心人易遇好人帮,好事做不完,但坏事一件不能做。我的人生路是按我的人生原则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的余生:我想尽我所能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带动父老乡亲们共同发家致富。


责任编辑:AI推广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关村热线"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sitemap|